“死亡日记”

 来源:互联网    要点:高考心理辅导  
编辑点评: 很多人,包括一些日记网站,都很容易把博客、空间和微博与日记的概念混淆,其实如果你细想一下,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博客、空间以及微博因其公开的特性,真实性和隐私性必然大打折扣,且转载的文字占了很大一部分;日记则完全属于个人,具有绝对的私密性,必然更真实客观。

“我会跳楼死在学校,这样我就听不见老师说我撒谎,同学也不敢再欺负我了,再也听不到老师骂我彪了。”“我死在学校里,这样警察叔叔就能把坏蛋老师抓起来。”您能相信这样一段日记的作者竟是一个只有9周岁大的小学女生吗?这段日记正是大连市甘井子区某小学四年级女生莹莹(化名)2003年5月写的一段日记。

莹莹的六一很充实
初见莹莹时,天真的小圆脸上挂着一个小酒窝,还夸张地梳了两个“朝天辫”,由于是“六一”节,莹莹显得很开心。她见到记者时有点紧张,虽然不太爱说话,但还是渐渐地放松下来,甚至研究起了记者的眼镜。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莹莹很喜欢动物,热爱自然,最愿意看动物园的狮子和老虎。也和许多小学生一样喜欢吃樱桃,喜欢看动画片《哆啦A梦》……虽然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气氛一直很愉快,但记者还是从莹莹的眼神中看到了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悲伤。
5月31日,学校组织孩子们看了表演,儿童节这天,莹莹的妈妈答应带她去劳动公园和儿童公园玩,妈妈还准备了满满一大书包好吃的。莹莹很开心,她有个好妈妈,她觉得很知足,比去年的儿童节(正值非典时期)强多了。
9岁女孩写出死亡日记
据莹莹的妈妈讲,莹莹的日记是她去年5月份在检查孩子的算草本时,发现孩子原来还有日记作业,她好奇地翻到这篇日记时,“我会跳楼死在学校”这段话突然出现在莹莹妈妈面前。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感到很吃惊,自己女儿的心理怎么会是这样一种状态;更觉得后怕,怕失去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莹莹是单亲家庭)。
由于某种原因,莹莹和原来的班主任相处很不愉快。莹莹觉得老师对她特别不好,事事针对她,和她作对。就连班级里的同学们也在老师的授意下不敢和她玩,她在极度愤怒和痛苦中写下了“死亡日记”,当时她仅有9周岁。
莹莹的妈妈为“死亡日记”将原班主任和莹莹所在学校告上法院,近日,经甘井子区法院调解,莹莹所在学校同意给付莹莹经济帮助费3000元。
“我想快快长大”
当记者问道她今年多大时,她夸张地说,我已经11岁了(实际只有10周岁)。她总是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变成大人,她更愿意和比她大的孩子一块儿玩。
提起那几本厚厚的“死亡日记”,莹莹说那实际上是老师布置的作业,她并不愿意写日记,当记者问及你不怕老师看到之后说你吗?她很坚定地说,不怕。
从她的言谈举止中,记者发现,她有很多不愿意说的话,很多无奈,很多欲言又止,甚至有很多与她这个年龄很不相符的恨。当记者问她现在究竟是做好梦多还是恶梦多时,她犹豫了一下,回答还是恶梦多些。莹莹的母亲说,女儿现在已经好多了,起码不会像从前那样莫名其妙地落泪。令人担心的是,莹莹并不想把从前的种种不快忘记。她说,她要牢牢记着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要记一辈子。
究竟是谁、什么原因迫使这么小的女孩写下这样的“死亡日记”,也许我们永远也弄不清楚,但无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都是令人发指的,因为这些“死亡日记”已经严重伤害了一个小女孩纯洁的心灵。
谁来抚慰孩子的心灵
联合心理咨询所的王仁勇所长告诉记者,莹莹的单亲家庭很可能是形成孩子现在这样一种性格的根本原因。由于家庭的不稳定,使得孩子心理极易不平衡,多虑、敏感、偏执、以自我为中心。又由于单亲家庭的孩子缺乏安全感,造成孩子与外界沟通少,长期压抑,低自尊,不自信,适应能力差。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孩子能够把心里话写在日记上,也是对孩子心理压力的释放,对孩子心理健康来说,也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情的发生也反映出了学校心理教育的薄弱,他再次呼吁学校不分大小都要重视心理教育,应该设立心理健康咨询室,培养专门的心理咨询老师讲授心理学课程。
 
 
最新2020高考心理辅导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