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心理战

 来源:互联网    要点:高考心理辅导  
编辑点评: 心理的较量,比起生理和脑力更为重要,在高考的同一起跑点上,大家的智商都是差不多的,心理的较量更是奠定了高考的成败与否,高考们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才能取得高分。

奥林匹克,不仅是一次身体机能的探索,更是一次人类对自己意志的挑战。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们能自主到什么程度?我们也有机会站在自己的跑道上,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在最均势的较量里,在最被关注的时刻,在命运的转折点,那一次,我们是输了,还是赢了?

他们最后一次踩稳助跑器,独自一人站在10米跳台上,站在那座巨大的碗形体育场中央,站在10余名裁判和数亿名观众的视觉焦点中,他们呼吸的空气是有重量的,他们身上的阳光和灯光是有重量的,他们头顶掠过的微风是有重量的,他们身边滑过的时间也似乎沉重难行。
 
20年前,3000米,3个消失的天才 运动员:左拉·巴德 玛丽·斯莱尼 朱建华 项目:中长跑,跳高
也许历史再也不会重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一幕了。田径场上,虽然卡尔·刘易斯一人独得四枚金牌,却不是田径场上的焦点话题,记者的眼球全被发生在女子3000米决赛中的意外事件吸引了。
 
左拉·巴德,17岁,屡获中长跑大赛冠军,习惯光脚参加比赛。她的祖国南非因为种族歧视被关在了奥林匹克大门之外,为了参加国际比赛,她秘密飞抵英国,冲破重重障碍出现在洛杉矶赛场。她的对手,22岁的美国姑娘玛丽·斯莱尼,则被认为是几十年才得一见的中长跑天才,同样是3000米比赛金牌的最有力的竞争者。前1000米,左拉·巴德和玛丽·斯莱尼发生了几次激烈的身体接触,其中一次,两人已挤撞在一起,还好及时地分开了;1200米,左拉·巴德已经甩开了其他选手,独自领跑,然而玛丽·斯莱尼开始发力。
 
1300米处,美国姑娘赶上了左拉·巴德,感受到体力极限的斯莱尼试图违反体育规则从内道超越巴德,然而巴德拒绝让出赛道,她甚至还把身体往内道移动了一下,试图挡住斯莱尼。斯莱尼的钉鞋一脚踩在巴德赤裸的脚跟上,自己摔倒在地,退出了比赛,而巴德则忍痛继续往前跑,在全场观众震耳欲聋的嘘声中,最终只获得了第7名。
 
赛后二人相互指责对方犯规,但专家认为双方都有错——斯莱尼不该从内道超越巴德,而巴德也不应该突然改变跑步线路,故意挡住斯莱尼的行进方向。
 
几乎就在同时,两人相撞造成的赛场大混乱也影响了另外一个优秀运动员的前途——朱建华,当时这位世界记录保持者正全神贯注于男子跳高比赛,本来缺乏奥运经验的他就因为教练不能站在他看得见的地方而忐忑不安。仅仅在3个月前,他还在德国埃伯斯塔特国际跳高赛中以2.39米的成绩再次打破世界纪录,此刻他正在向着梦想的2米40高度进军。那阵因为女子3000米而突然大作的嘘声像大风一样刮走他的所有意识,在这个对速度、节奏、爆发力要求都绝对苛刻的项目里,0.01秒的迟疑或者松懈就意味着结束。他的横杆停留在2.31米的高度,为这次中国人向人类弹跳高度的探索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他叫朱建华,每个生于70年代之前的中国人可能都记得对他的企盼……
 
3个不同的原因:
所谓“克拉克现象”是指优秀运动员在重大比赛中不能正常表现出所具有的竞技能力,从而导致比赛失常的现象。罗·克拉克曾19次打破5000米和10000米的世界纪录,却从未登上奥运会冠军的宝座,仅获得过一枚铜牌。
 
朱建华的克拉克现象
促使这位跳高名将突然落马的外界因素有三个:国民及媒体过于强烈的期盼和关注所形成的巨大压力;教练不能进入场内及时调控;外界环境突然反常,噪声攻势影响心理。然而这些都不应该成为心理健康的运动员走向失败的理由,心理压力不同于物质压力,它完全可以通过良好的自我释放解决问题。
 
朱建华真正的问题在于对教练的心理依赖和挫折感过强。在漫长的枯燥训练中,他与胡鸿飞之间培养出亦师亦父般的感情,也正因为如此,他对教练的依赖极大,上了赛场都要先四处张望,看见胡鸿飞方才心定。教练的一个手势,甚至一个眼神,都是他的定心丸。到了奥运会就完全不一样了,几万人哇拉哇拉的体育场,他找不到老师了!没有及时帮助运动员心理脱敏,不能不说是那时体育训练的一个盲点。
 
运动员通常有两种表现:一部分人在初战失利后表现更佳,因为他们有强大的自我意识,会在受挫后愈战愈勇,而一开始就取得好成绩却容易麻痹大意。另一部分是必须压着势头比赛,一开始就处于优势地位,才能把这种优势地位保持下去;如果一开始处于劣势,则很难翻身。这两种状态都是心理问题,都需要调整。朱建华很明显属于后者,从大的运势上:1983年至1984年进入高峰期,就能一连三次打破世界纪录,如果不是遭遇奥运会的突发事件,2米40的世界纪录几乎是他的囊中之物。但是奥运会后,关于他的新闻不是感冒发烧,就是被开水烫伤,似乎都是一种潜意识躲避大赛的表现。在跳高这种非搏击项目中,但只要有一点外加因素,哪怕是一阵风吹过,暂缓1分钟起跳,他的气场就会发生很大波动,那种崩足的劲很轻易就泻空了。
 
左拉·巴德:篓蟹心理
在不盖盖儿的竹篓里,螃蟹能爬出来吗?不会,上面的蟹会挡住下面蟹的出路,下面的蟹会用钳子把上面的蟹扒下来。就这样,所有的螃蟹困在开着的篓子里,直到成为餐桌上的美餐。很多糟糕的灾害事故中也会看到这种现象,急于逃离火灾的人们拥堵在门口,需要后退几步才能打开大门,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后退,最后大家都被火焰吞没。
 
阻挡他人的上行空间是竞争中最常见的心理,我阻碍了你的发展,第一应该是我的了吧?左拉把身体向内侧那一步的时候,心里一定这样认为。更何况,玛丽·斯莱尼从内道超越,本来就是希望节省体力又挡住她的去路,对付一个暗藏如此险心的人,心地单纯的左拉·巴德当然采用最简单的办法,占领优势地形,绝不轻易让步。但是退一步想,如果左拉让开那条路,以长跑见长的她完全有可能在后半段收复失地,她是8公里和10公里越野赛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后发制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说,是赌气心理让她输掉了这场比赛。
 
玛丽·斯莱尼:目的性过强
如果说跑步是左拉·巴德的惟一梦想,那么金牌则是玛丽·斯莱尼的惟一追求,所以发令枪一开始,一场心理大战随即开幕。在几次小打小闹的推搡和身体碰撞之后,玛丽·斯莱尼终于开始发力向金牌冲击。然而,高手之间的竞技实在太勉强了: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实力只有拿羽量天平才能检测出来。如果按照常规从外道超左拉·巴德,玛丽·斯莱尼泽很可能在后半段因为体力问题再次落后,为了省下这0.5米的力气,她只能从内侧赶超对手。最终,在伤害对手的同时,自己也跌到了,让罗马尼亚老将莫名其妙地拿走了金牌。
 
 
最新2020高考心理辅导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