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经验分享:考高分的孩子要怎么培养

所属专题:高考考前心理辅导  来源:互联网    要点:高考经验交流  
编辑点评: 你知道吗,高考其实还考一门名叫心理的科目哦,在日复一日的紧张的学习和高强度的复习中如何处理压力,如何调节情绪,来听听家长们的经验吧。

人物档案

儿子张健:2009年毕业于长郡中学高0601班。高考成绩:语文121分,数学142分,英语137分,理综265分,信息奥赛成绩加20分,总分685分。现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生。

父亲张明春:在省人民医院担任基建工作,湖南大学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

培养出高考拿下685分的孩子,究竟有多难?

对于张明春来说,这并非难事,高三期间儿子可以自由地看球赛、背包旅游,放弃清华大学保送资格也没关系。

和儿子做朋友,这并不是新鲜提法,但确实是张明春的教育诀窍。儿子成人那天,你可以跟他一样开这种玩笑吗:“出去玩吧,缺钱爸爸赞助,但是如果了不得难了,找妇产科工作的妈妈。”

备考:紧张得睡不着就拉起来聊天

回想起张健去年冲刺高考的场景,张明春总结的关键词是“减压”。

他每天抽15-30分钟跟儿子交流,话题很随意,唯独闭口不谈学习。“我们都是巴塞罗那队的粉丝,一说这个就来劲;我还带他去贺龙体育中心看了中超,放松一下。”

考前作息时间是张健自己订的,还要交给爸爸一份书面汇报:6点半起床,晚上12点之前要休息,不熬夜,午觉必须睡个几十分钟。

高考前晚,张健紧张得睡不着。父母一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老师开了个玩笑,要他一定拿第一。既然睡不着,张明春就把他从床上拖起来聊天,“背着包袱和放下包袱跑步,哪个速度快?”后来还聊到最近哪场球好看,暑假要去哪里玩。

填志愿:为了选择喜欢的专业放弃保送

考试结束,张健回家说的第一句话是:“清华考得上,第一估计是没了。”张明春说,考完就考完了,想那么多干嘛,赶紧出去玩。于是,儿子就跟班上同学背包去了凤凰。

其实,张健提前几个月就拿到了保送清华的资格。但他喜欢的专业,不在保送生可选择进入的范围内。当时,他在北京打电话问爸爸咋办,张明春的却反问他打算怎么办?张健说,那我还是回来参加高考吧。张明春很支持儿子的做法,告诉他“高考是一种经历,缺失了人生就不完美”。

填报志愿时,父子俩出现了一点分歧。张明春工科出生,希望儿子圆了他学建筑的梦,儿子则想读国际金融专业。“幸福地烦恼”了两天后,张健还是填报了金融,张明春也没说过一个“不”字。

日常学习:把家庭作业当考试对待

从张健上小学开始,就被要求“把作业当做考试对待”。

张明春说,他家的孩子放学回家,不用马上写作业。“先痛快玩一会儿,吃完饭、洗好澡之后,心才能静下来。再说,在学校已经紧张了一天,总要轻松一下吧。”张健得把每门功课花5分钟复习一下,再把书本拿走,就像闭卷考一样巩固知识。实在做不出来的,先放在一边,回过头来翻书找思路,但仍然是闭卷完成。作业写完后,他再每门功课花5分钟预习。“接下来就不管他了,该娱乐娱乐,该睡觉睡觉。奥数班什么的,那都是准备升初中时,怕进不了四大名校才霸蛮送去读的。”

自己管理自己,是张明春对儿子提出的第二个要求。张健打小喜欢看书,但父母工作很忙,周六就把他送到湖南图书城,到了吃饭的钟点再接回家,基本上可以放心。有时候爸爸问,喜欢哪一本帮你买回来。张健说,不用买,免费的多好,什么书都可以看。很多家长担心孩子用手机、mp3会影响学习,但是张健光mp3、mp4就用坏了6个,里面装的没有一首是中文歌,他都拿来听英文歌,当做练习听力。

上网:网瘾是被狠揍两顿后消失的

外人很难想象,如今的清华学子,曾经是个网瘾孩子。张明春说,张健曾经连续一个礼拜泡在网吧,家里以为在学校,学校以为在休病假。没钱,他打开妈妈的包偷拿。张明春买了把新笤帚,狠狠揍了他一顿。“后来还玩,我就在脸上打,揍了第二顿。”这是张明春头一次这样体罚孩子,也是唯一一次,张健后来再也没去过网吧。“打人的时候,我爱人跑出门了,不忍心看。后来我再有体罚的想法,也会跑出门,下不了这个手,觉得很难过。”张明春说,这件事对孩子是个天大的教训,留给自己的思考也很多。他在医院信息中心工作,但是家里的电脑从来不联网,一直到张健读大学。

打孩子,是张明春强烈反对的。他反复强调,要跟孩子做朋友,陪他玩。张健小时候,不论每天下班多辛苦,张明春会陪他堆半小时积木,他家的积木一买就是四五桶;长大了,还在一起玩,听音乐、看电影。从张健读初中开始,就叫爸爸老张,叫妈妈老周。18岁生日那天,老张拿儿子打趣:你出去玩吧,缺钱老张赞助,但是如果了不得难了,找妇产科工作的老周。

>>点击查看高考考前心理辅导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高考经验交流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