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人数减少背后 各省分化严重不均衡加剧

 来源:互联网    要点:高考人数减少  
编辑点评: 长期人口拐点造成的人才总量萎缩趋势已经来临,人口红利渐行渐远。我国在未来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人才蓄水池”的枯竭。

尽管学生总量下降,但各地高考报名趋势却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格局。在各地的高考录取率被逐步拉平的表象下,一本录取率正随着人口的流动发生着较大变化。各地一、二、三本的组成结构也相应存在分化的趋势。各地之间相对固定的人才输出和输入格局已经形成。人才输出的地区不得不面临更加严重的“未富先老”和人才流失的尴尬局面。人才约束对各省发展的制约将在未来变得愈加显著。

一、 高等教育后备人才总量萎缩

作为高等教育的源头活水,在校高中生人数已经跨过30年长期的最高点,正在逐步萎缩。图1 展示了1986年以来全国高中在校生人数的同比变化率。增长率峰值出现在2002年,并在2002-2007年期间逐步将高中在校生人数推至30年来的顶峰,之后便开始下降。换言之,从“70后”到“90后”人群中,“80后”学生需要承受最多来自同龄者的竞争压力。

长期人口拐点是高中学生数量减少的根本原因。尽管高校不断扩招能够维持每年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但一定程度上却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的。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提升高校的教育质量,逐渐枯竭的“人才蓄水池”将是未来制约经济发展的重要障碍。

二、 各省高考人数变化趋势分化严重

各省高考报名趋势呈现两极分化。2009-2015年期间各省高考报名人数的年均变化情况。虽然全国范围的高中学生总量在逐步下降,但各省的高考报名人数变化速度差异显著,且部分省份报名人数呈逆行而上的趋势。

简单地拉平各省高考录取率很难解决人才分布不均的问题。表1和表2列出了2009到2015年间高考报名人数年均增长最快和下降最快的五个省市。可以看出,增长最快的省市中既包括西藏、贵州等欠发达地区,也包括了广东等发达地区;下降最快的省市既包括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也包括了内蒙古、湖北等欠发达地区。因此,高考人数变化趋势的深层原因是较为复杂的,很难用经济和教育发达程度来做简单划分。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 见》,各省高考录取率的差距正在被有计划地缩小。但是,各省一本录取率正随着人口的流动发生着较大变化。高考录取率均化的背后,是各省一、二、三 本录取率的结构性转变。这种趋势及可能带来的影响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

三、 各省的人才失衡状况将会加剧

人才约束对各省发展的制约将在未来愈加显著,地区间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差异也存在继续恶化的趋势。根据索洛的增长模型,维持长期经济增长需要依赖技术发展水平、资本、人力资源的共同配合。其中人力资源与人才数量和质量均有关系。为此,我们统计了2004-2014年期间各省小学、初中、高中在校生的合计变化情况。小学及中学在校生是一个地区原生性的人才储备,是当地未来发展的基石。

各省在校生总数的变化和占比变化呈现出三种主要类型。第一种,在校生总数变化率大幅高于在校生占比数量变化率,表明该地区尽管在校生占比降低,存在老龄化趋势,但有不断补充的外来人口可以对冲这一趋势。第二种,在校生总数变化率大幅低于在校生占比数量变化率,说明该地区老龄化趋 势不足以解释在校生人数的减少,人口流失(尤其是青年人口)是该地区面临的主要问题。第三种,在校生总数变化率与在校生占比数量变化率均下降较快,尽管二者差异不大,也同样说明该地区面临严重的人口外流。

统计的结果是令人沮丧的:以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为代表的东部发达地区,虽然同样面临老龄化的趋势,但有外部人口不断补充,在校生数量变化相对较小。而湖北、黑龙江、陕西等地区则面临着老龄化和人口外流同时加剧的趋势。换言之,在生育率下降、老龄化加剧的大背景下,各地之间已形成相对固定的 人才输出和输入格局。人才输出的地区不得不面临更加严重的“未富先老”和人才流失的尴尬局面。

对每个个体而言,跨地区的流动综合了职业发展、教育、医疗等多方面考量,并非单一因素所致。因此,人才流动趋势短期内很难逆转。如何最大程度减 轻这一趋势带来的负面影响?首先,大力发展地方特色产业,逐步提高人才价值,用就业机会留住人才。第二,构建良好的生态环境,营造优于大城市的环境氛围, 用自然环境留住人才。第三,建立与发达地区教育、医疗的联动机制,用扩展市场的机会换取较高质量的服务,从而进一步拉动就业,用优质的社会服务留住人才。

最新2020高考人数减少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