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荆门摧毁一条高考作弊产业链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要点:高考作弊产业链  
编辑点评: 今年高考,全国多地公安发现很多以团伙作案的高考作弊,经过连月来努力,破获了这条犯罪链条。根据我国法律,这群犯罪嫌疑人最高可获三年有期徒刑。

产销作弊工具

最多只能判3年?

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掇刀分局10日对外公布,一起公安部挂牌督办涉嫌非法生产、销售间谍专用器材案件在湖北荆门告破,摧毁一条覆盖全国20余省市、涉案价值千万余元,专门生产、销售考试作弊器材的谋利的犯罪链条。

今年4月中旬,一场借助高考牟利的犯罪预谋正在钟祥市内实施,荆门警方指令掇刀公安分局受命侦办此案。掇刀公安分局副局长张先茂介绍,侦查专班从网络预约顺线追踪,一条生产、销售作弊器材的犯罪利益链条被层层揭开。

在武汉某大学就读的钟祥籍学生胡斌、江坤,在网上联系“山东创视”销售商张为和“华强电子”销售商王何,先后购回两个发射器、90个“橡皮擦”式接收器。

经调查,张为和王何的共同“上线”为山东临沂人郑士。同时张为还从程农、王玉两人手中“进货”,从2011年起,程农就伙同王玉在深圳以“睿智教育无线数据传输”公司名义向各地销售作弊器材。

与程农业务联系密切的“北京三利普科技”网站同样销售同类作弊器材,网站建立者贺师为北京某高校附属中学体育教师,长期从事作弊器材销售,被追踪至辽宁沈阳的民警抓获,网站维护人员吴杰也在重庆落网。

从郑士再往源头深挖,则是顶层销售商、亦为“厂家”的刘杨。在对郑士的审讯中,他还交代了另一名在武汉的“供货商”段某,经民警查明,“段某”的真实身份为周浩。

9月初,杨君、周浩迫于警方强大的追逃攻势主动投案自首,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至此,涉案的1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11月初,荆门市掇刀区法院审理认为,张为、胡斌、江坤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对胡斌、江坤各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对张为判处拘役6个月,其他12名涉案人员另案处理。(文中涉案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此案破获暴露出高考作弊产业链。张先茂介绍,犯罪嫌疑人一般都是网上订购作弊器材,卖家采取物流货到付款的形式配送,再通过隐秘渠道兜售贩卖给高考学生或家长,作弊器材已形成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产业链。

一个“橡皮擦”接收器,制造商成本价不过40元,售价也仅是70—90元,而且一个发射器可以向数十个“橡皮擦”发送信号。再通过网络购买高考答案,每门课程的价格为2万—3万元,打包卖给考生,每人收取1.2万—2万元,其间的暴利可想而知。

刘杨供述,从2011年起,刘杨与杨君两人便在深圳以自购配件、提供技术请工厂代加工形式生产作弊器材后销往全国各地,销售额近300万元。

从今年高考前后各地公安、教育部门打击查处高考作弊情况也发现,以团伙作案为明显特征,舞弊技术升级,手段十分隐蔽,已形成招揽客源、购买设备、组织答题、选取传送点、传送答案等“一条龙服务”作弊产业链。

据介绍,对于高科技参与高考舞弊案件,可依法认定为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非法生产、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和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真正打击处理的多为第二种。

张先茂认为,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非法生产、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被处以的最高刑罚为3年有期徒刑,高额的犯罪利润获得和极低的犯罪成本是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以身试法的原因所在。

最新2020高考作弊产业链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