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种方式把羊赶进圈里【张佳羽博文精选】

 来源:张佳羽博客    要点:张佳羽博文精选  
编辑点评: 张佳羽,高中生。中国少年作家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一起来看下这位才女的精彩博文吧!

最近,有两个名人谈教育,令作为学生的我颇为感慨。

一个是北大哲学系教授、美学教研室主任章启群,站在“首届创新中国论坛”上,呼吁“中国教育必须推倒‘三座大山’”。他列举的“第二座大山”,就是为了高考的“应试教育”,认为它伤害、戕害了“大多数”学生,消磨了一些优秀学生的学习兴趣。

一个是以一首《狂雪》蜚声诗坛的着名诗人王久辛,他在虎年最后两个月,给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连发二十五六次微博,建议中小学教育应尽快“慢下来”,不要再受“升学率”的逼迫,误人子弟。他大声疾呼:“解放孩子”、“救救孩子”!

说真的,我也对为了高考而教育的方式非常有看法。可这种教育方式就像唐僧私藏秘诀的咒语,把一顶紧箍咒套在你头上,让你怎么也挣不脱。

如果突然有一天,国家一声令下,绷紧着我们神经的高考制度取消了,我们会不会感到精神失重啊?习惯了万马奔腾跃城门,眨眼间城门拆了,四野空阔无狭道,我们是不是连路都不会走了?因为都是路的时候,其实是没有路的;选择十分宽泛的时候,会陷入没有定向的茫然。

我就在想,我们是被关得太久的一群羊。

先前呢,每隔几年进行一次分类,把我们按膘的薄厚进行同类项合并,给你换个新圈,继续关起来调养;再过几年,再进行一次升级分类,把我们按一种习惯评定出优劣,分化成一拨一拨的种羊和菜羊,种羊关进重点班特殊关照,菜羊关进普通班混到时间受宰。种羊最后送到最高级的羊圈,成为象牙塔里的新贵。得宠那么几年后,从羊圈放出来,你面对找工作犯愁了,国家教育到此完事了。你习惯了依赖羊圈,可总不能一直呆在圈里不出来。一旦放出来,才知道没圈的日子是多么的艰难和沉重啊!

现在呢,假如突然取消了高考,我们也是要进高等羊圈的。不搞种羊和菜羊的歧视性分类,不等于在我们的前面从此就不设羊圈。原来的唯分制式选拔废止了,只是去掉了束缚我们才华的紧箍咒而已,并不等于剥夺了我们继续去高等羊圈的权利。你可以以一种锐利的个性和才情傲立于某一领域的尖峰,不需要为无聊的分数门槛低三下四;你可以尽情挥霍着饱满的人格自信感,不需要对冷酷无情的机械性杠杆敬畏有加;你也可以大声对社会说:正因为我是笨蛋,所以我才更需要进高等羊圈去修造,而不是扔在大街上自生自灭。

没有了高考,眼前消失了拥挤不堪的独木桥,习惯于群起而攻之的心态突然决堤,立于四周都是路的原点上,我们会有短暂的拿不定注意,但决不会去哭推倒的“柏林墙”。我们会奔跑起来,在疾风中对地球人高喊:看呵,从今以后,中国将出现比美国更丰富的人才门类,我们会批量出产钱学森、邓稼先、袁隆平、鲁迅、矛盾和巴金,会在中国设立一个取代“诺贝尔奖”的世界级综合门类大奖,以中国人的优势,占领此奖的制高点!

这不是痴人说梦,也不是疯犬吠日,这是服了一剂圣医开的良药之后,化解了古老中国一直奉为国粹的“教育咒语”,使学子们享受到了教育的豁达与贤明。从此,中国不再有女驸马“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红花好哇好新鲜哪”的感慨;也不会有范进34年忍辱偷生,34年折磨摧残,34年过往辛酸,为了一个乡试,最后折腾疯了的悲剧;更不会有“会考试的上天堂,会做事的背穷囊”的怪异圈,把天才活生生地扼杀在摇篮里……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当学生的,会感觉怎么样呢?正如章启群教授所言,头上没有“三座大山”的伤害与戕害,我们会成长得十分优秀!正如王久辛诗人所言,我们这些孩子们将真正的“得救了”,获得“解放了”的幸福感!此后,我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不受压抑地生成自己的个性,点缀我们的祖国——到处才俊簇拥,到处山花烂漫,我们用真情歌唱四方:“这才是我们的国家,这才是教育的伟大!”

张佳羽简介

张佳羽:女,1996年生,高中生,中国少年作家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夏荷文学社社长,第三届全国小学生诗歌节初审评委。已在《读者》《意林》《西北军事文学》《诗选刊》《诗江南》等发表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出版《最女孩》《我的绰号我的班》《千面好男生》《一只1996年老鼠的真情告白》等书。34次获全国金奖和一等奖。新浪网2010年度“十佳草根诗人”;中华语文网2010年度“最高产的小作家”;《东方少年》“金牌小作家”;“中国90后十佳少女作家”;“95后十佳校园作家”;第二届语文报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 第七届雨花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现场决赛第一名;“甘肃儿童文学八骏”之一。

最新2020张佳羽博文精选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