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想中的大学和大学生活【我理想中的大学征文】

所属专题:“我理想中的大学和大学生活”征文  来源:新闻晚报    要点:我理想中的大学  
编辑点评: 在第五届新解放教育论坛中,以“我理想中的大学和大学生活”为主题的征文大赛如火如荼地展开,来自上海50所实验性示范高中的同学们踊跃参与,下面就来看一下他们分享的精彩征文吧!

在过去十六年中我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早上六点一刻起床,早餐是泡饭鸡蛋加油条,穿好校服,走或者家长开车送去上学;早读,交作业,上八九节课,放学,写作业,而睡眠时间也从小学的九点到如今高中的十一二点。

如同机器人一般,不需要思考,不需要特立独行,所有反抗的叛逆的苗子都必须在见到阳光的那一刻嘶嘶地化成白烟。时间久了,大家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然后就习惯,就成自然,就在十几年本应该最天马行空肆意挥洒的时候被抹杀掉一切创造和想象——也许我以后依然还得遵守着这样的程序。

曾经看到这样一篇帖子,借着前任耶鲁大学校长小贝诺•施密德特的名义公开批评了中国大学的制度,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他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关于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作者也深感担忧:“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嘲笑中国大学“失去了重点,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贯保持的传统”,“课程价值流失,效率低,浪费大”。

尽管这篇饱受网友关注和争议的文章后来被证明为是谣言,但是其间反应出来的问题确实值得我们深思。我们该塑造什么样的学生?我们的下一步何去何从?我们自古以来引以为豪的棍棒引导式教育是否真的合理?我们的大学,是否真的应该做出改变,向更开放自由的方式发展?

我们的要求其实并不高,我们并不求自己正如那些传奇里的故事人物一样惊才绝艳人中龙凤。正如我理想中的大学校舍,不需要多么先进的硬件设施和宽敞建筑,能够容得下每一个心怀梦想的学生在其中自由思辨即可;我理想中的大学教授,不需要有如何渊博的知识和不凡的谈吐,至少文质彬彬道德优良,足以“传道授业解惑”;我理想中的大学同学,未必要求有多么的大公无私或者智慧天纵,只求交往平和相处融洽,稍微替人着想一下;我理想中的大学课程,也不需要如何高深精研,可以让我们学以致用、懂得立人之本修业之魂就行;而当我们毕业后,怀揣着一张张证书四处投放简历屡次碰壁时,也请学校给一点耐心——别忘了,大学的学院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

我理想中的大学生活,平凡安分度日,自觉做得微小却也努力争取获得他人饱满的关爱和真诚的鼓励;至少,这样的生活里,没有学生当枪手帮导师撰写科研论文,没有我们“知名”的教授发出惹来无数争议和批评的惊人言论,没有学生挥刀砍向教授连杀同学或者在室友水里投毒,没有环境本应安静淡泊的知名学府“每年创收十亿左右带动周边相关产业九十亿”,日复一日变得商业化而铜臭扑鼻。

当然,这样的构想同样需要我们学生来一起实现。主动适应新环境,建立良好人际关系,塑造自己的人格魅力,培养生活自理和独立思考能力,增长知识开拓眼界,积累社会经验……这亦是我理想中一位合格的大学学生应有的表现。

最后,引用创建了普林斯顿高级研究中心的美国著名教育家弗兰克斯纳的名言作为结语:“大学是全心全意献身于发展知识,解决各种问题和培养人才,并尽量努力向高水平看齐的特殊组织,是一个学人的乐园。它不是一个温度计,对社会每一流行风尚都作出反应。大学必须经常给予社会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不是社会想要的(wants),而是社会需要的(needs)。 ”
 

>>点击查看“我理想中的大学和大学生活”征文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9我理想中的大学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