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浙江高考0分作文:三句话何以看青春?

所属专题:高考零分作文  来源:互联网    要点:高考零分作文  
编辑点评: 作文是高考语文的重点难点,很多同学在今年的高考中又败在了作文上,小编在这里为大家例举了一些今年高考的零分作文,希望明年的考生不要犯这些错误。

网传2013年浙江高考作文题材料:“丰子恺说,孩子的眼光是直线的,不会转弯的。英国作家说,为什么人的年龄在延长,少男少女的心灵却在提前硬化。美国作家说,世界将失去海底王国,一般失去伟大的王国就是成人。’

在据此阐述本文题抑或论题前,建议将那断章取义间或篡改于刘再复《童心百说》的材料中的“丰子恺”改为“中国作家”(“中国画家”、“中国艺术家”也 可),或把“英国作家”与“美国作家”分别改作“赫胥黎”与“菲尔丁”(《蝇王》作者实乃戈尔丁,而无论菲尔丁,还是戈尔丁,均为英国作家),以显示浙江 高考作文题命题专家的文化功力与语言逻辑之“底线”。

呵呵,大抵网络错误,客观上不影响理解,小题大作,言归正传吧!

“孩子的眼光是直线的,不会转弯的”,所以能高喊:“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

“人的年龄在延长,少男少女的心灵却在提前硬化”,所以何其芳的《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之诗作之内蕴之意象已逐渐成为历史。

当逻辑范畴之结果成为原因,比如,《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成为脱离现实的无病呻吟,所以“世界‘已’失去海底王国”,而“成人”的“成熟”最终嬗变为“圆滑”,人类遂与灭亡与堕落在做一场肮脏的交易。

《海底世界》的作者 琼·艾肯系当代英国女作家。她的父亲康拉德·艾肯是美国作家,继父马丁·阿姆斯特朗是英国作家。家庭的文学熏陶,使之从小就向往作家之名分。儿时,因为天 天给弟弟讲故事又找不到更多更好的材料,她就挖空心思去想和编,处女作就是这类童话故事的结集。

童话与神话及传说隶属不同文体,内容亦各有异,但前者往往有后者的神秘的影子。

孩子们走出童话世界,就如原始先民们告别面对大自然压迫之际产生的《精卫填海》、《夸父逐日》、《后羿射日》之类美好却愚昧之“幻想”,趋向科学。

然而,神话并不会像恩格斯所预言的那样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然而然消失,《西游记.》之属的出现,表明某些“人上人”替代了大自然的“专制”亦或“威权”,吴承恩只能借用孙悟空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在“意淫”中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以求“玉宙澄清万里埃”。

古代“神话”的消失,继之而来的可能或曰必然是现代“神话”、当代“神话”。

孩子告别“童真”不是一件坏事,切勿与“校长带学生开房”破坏“童贞”胡扯在一块。

问题是,“失去伟大的王国”,远离童话而不幸进入现代与当代“神话”,以致“心灵却在提前硬化”,那就不足取了。

“拼爹”与“坑爹”固然比比皆是,但“人间正道”一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毕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三句话何以看青春?

有人说,其背后考察的是对人生的态度。

窃以为,见解“大路货”,说了等于没说。

“三句话”之所以能超越本义“看青春”,是因为尽管“中国特色”与“普世价值”看问题不一(即便英美,也不同),但人类终究有许多共性的东西——

“青春”面对“体制”,就如“螳螂”面对巨大的“历史的车轮”。

“青春”面对“历史的车轮”,就如个体以血肉之躯面对冷酷的“体制”。

“青春”从“童真”走来,不是在世俗中失去自我,就是在超凡脱俗里“我思故我在”。

在人类精神的花园内,青春是否是一片长青的叶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稷的文明与野蛮、开放与封闭。

民国时期的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时,有一次他故意问学生:“5加5是多少?”学生以为学者型校长所问必有奥妙,都不敢作答。好一会,才有一学生率直地说:“等于10。”蔡笑着说:“对!对!”进而鼓励道:“青年们切不要崇拜偶像!”

不久前听人说,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徐斌告别“官本位”的演讲《怀童心的孩子回家了》震撼人心,一读,确实是篇充满一个公共知识分子良知的好文章。

中国古代文人有才气者颇众,但既有才气,又有“童心”者,则不多,大抵只有晋之陶渊明与唐之李白两个。

在一个威权甚或专制有余而民主不足的国度,有“童心”是难能可贵的“奢望”!

>>点击查看高考零分作文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高考零分作文信息由沪江高考资源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